您当前的位置 : 民声汇 > 民生现场 >正文

南京流弹伤人续:靶场是否搬迁有待协商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6-11-03 14:48:21

南京一露天靶场的“让子弹飞”事件,引发了临近多个居民小区的担忧。

  据《扬子晚报》报道,9月12日,南京江宁的一年轻妈妈推着婴儿车在小区散步,忽然全身一麻,摸了一下腰部,发现满手都是血!送到医院检查时,左腰内竟然有一颗子弹。

  击中小区汽车的弹头。交汇点图

  报道称,家住南京江宁区翠屏国际城小区的这位女士实为被附近一露天靶场的流弹多击伤。这样的“流弹惹祸”并非第一次,附近的翠屏国际城、挪威森林等多个小区的一些业主及车辆此前曾多次被流弹击中。

  在人口密集的多个居民小区附近,怎么会“冒出”一个露天靶场呢?当初的规划部门是否涉嫌失责、没有注意到这一隐患?流弹伤人事件引发各界关注。围绕着“露天靶场”和“居民小区”到底“谁先建”的问题,各方展开了争论。

  11月1日,据交汇点新闻客户端报道,南京市规划局江宁分局表示,1996年翠屏国际城小区所在的区域已被确定为居住用地,而该靶场是在2000年被批准建设的。也就是说,居民小区建设在前,露天靶场建设在后。

  11月2日,该露天靶场所属机构、南京师范大学人民武装学院向澎湃新闻回应称,南京市规划局江宁分局所说的并非事实,该学院建于上世纪70年代末,一直沿用至今,从未停止过。在他们看来,是露天靶场建设在先,而居民小区建设在后。

  射击脱靶,流弹伤人事件频发

  据《扬子晚报》报道,9月12日下午2点多,南京市江宁区翠屏国际城小区居民秦海霞和丈夫推着婴儿车,载着9个月大的孩子在小区散步时。走到该小区广场苑4幢楼下时,遭遇一枚飞来的流弹袭击致伤,后经证实流弹是由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靶场飞出的。

  11月2日,南京师范大学人民武装学院教务处吴姓处长向澎湃新闻确认了此事。据吴姓处长介绍,9月12日,南京邮电大学组织了几千名新生到该院的靶场参加实弹射击,从早上7点持续到下午近六点。下午2点左右,有新生参加军训打靶时,由于“训练时间短、射击技能不好,加上心理素质差”等因素,造成了脱靶。

  吴姓处长说,根据他在部队工作多年的经验,推测流弹伤人的直接原因是,新生打靶时枪口调得偏高,引起脱靶,“并非瞄准翠屏国际城小区射击”。射击方向自西向东,“打在韩府山南延山体的裸露岩石上形成跳弹”,从而使子弹偏离原来的轨道,在强大的反弹力助推下“越过围墙,再翻过翠屏山顶落下”击中居民。

  吴姓处长称,这枚子弹是7.62毫米的步机弹,由56式冲锋枪发出,其最大射程是2千米以内。子弹脱靶后,先后“翻过”韩府山南延山体、翠屏山等,然后,“飞”到翠屏国际城小区。

  箭头是靶场射击方向,小红圈处是子弹出现的位置。交汇点图

  地图显示,该靶场距离将军大道只有约1公里,大道两侧有翠屏国际城、挪威森林、香山美墅、帝景天成、滟紫台、南航大教工宿舍等多个居民小区、多所学校和幼儿园,居住人口达数万人。

  由于紧挨居民小区,据《扬子晚报》报道,露天靶场的“流弹惹祸”并非第一次,附近的翠屏国际城、挪威森林等多个小区的一些业主及车辆此前曾多次被流弹击中。

  居民小区与露天靶场谁先建设,各方“互掐”

  发生流弹伤人事件后,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卷入了舆论漩涡,对此,吴姓主任表示“学院很委屈”,“人武学院所在地是江苏省军区训练基地”,该院是省级军事机关的下属单位,只负责维护和日常管理。对于军训打靶,该学院既不是现场组织者,也不是枪弹的提供者,更不是军训打靶的审批人。

  靶场和小区为何成为了“邻居”?交汇点11月1日报道称,南京市规划局江宁规划分局表示,被流弹“伤及”的翠屏国际城及挪威森林小区,其规划工作是在2000年前后开展的。根据查询,上述靶场也是在2000年被批准建设的。不过,根据一份1996南京市人民政府批复的“东山城市总体规划”方案,翠屏国际城小区所在的区域已被确定为居住用地。这也意味着,是居民小区规划建设在前,靶场建设在后。

  对此,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反驳说,靶场建于上世纪70年代末,主要用于保障江苏省军区驻南京部队军事训练,一直沿用了40年,从未停止过。此外,其用途还包括高校新生的军训打靶。每年,部分驻宁高校按照相关要求,完成新生的军训任务,其中实弹射击属于军事技能,部分高校经过批准,在该靶场完成实弹射击任务。

  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靶场。

  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街道大定坊,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称,该靶场射击方向的反斜面,即江宁区翠屏国际城等多个高档住宅小区,是“2005年以后陆续开发建设的,当年建靶场的时候,根本没有现在这些居民区,”况且当时靶场已经存在30多年了。

  “对于靶场当年建设的土地证及相关原始材料和图纸,省级军事机关都会保管好,我院作为下属单位无法调阅,听说南京市规划局正与省级军事机关协调查阅。”吴姓处长向澎湃新闻表示。

  “是否搬迁,将由军地双方会商”

  “事故发生后,我们向上级机关进行了汇报,并建议各高校承训部队严密组织实弹射击,加强安全教育,加强射击前的训练和心理素质的培训。”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向澎湃新闻称,对于加强靶场的防护措施,上级机关也会进行研究。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流弹伤人事件发生后,靶场会否搬离现在的人流密集区,引发了南京市民的广泛关注。

  

  针对这一问题,南京师范大学人武学院表示,搬迁一事将由“军地双方会商,决定是否重新选址。”目前,“不管谁建在先”,关键问题在于把问题解决好,“既要保证军事训练、高校国防教育,又要保证周边居民的安全。”

  11月2日下午,南京市规划局对澎湃新闻说,(南京)市里正在跟(江苏)省级军事机关做沟通,“将以最快的速度,对这一问题进行回应,”正视市民的关切,并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对于靶场会不会不搬,南京市规划局表示,具体情况并还“不知道”,由于涉及军事机关,“需要市级层面进行对接、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