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商业频道上线.jpg
传销组织“围猎”大学生:无钱“投资”者被迫借贷
2019-12-16 13:2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高启凡  
1
听新闻

去年10月,在重庆工作的长春工大学毕业生郭小龙(化名),掉工作来到南京与女友相聚,不料却落入了非法传销的陷阱。小龙想带女友离开传销窝点,却发现女友已经完全沉迷于发财的“美梦”之中不愿意离开……

受害者往又成了加害者

2018年7月,小龙从长春理工大学毕业来到重庆工作由于公司效益不佳他不得不选择跳槽。就在此时,小龙大学同学女友邀请他来南京一起工作。小龙来到南京后,女友以介绍工作名,带去见一些“朋友”

“连续几天见了形形色色的人,都住在南京江宁区天景山公寓”小龙告诉记者,他到了那些朋友的“家”后,觉得非常可疑,“这些人也不和我谈工作,只是反复问我有没有投资的想法

了半个月,小龙感觉情况不对,发现这些人是以连锁经营为噱头而实为非法集资的传销人员。

在窝点的时间内,小龙发现他们有着完整和严格的管理体系“网络上说北派传销限制人身自由,南派不限制,但其实上这是种自由只是相对的,窝点内部‘组织纪律’相当严格”他告诉记者,窝点内的受害者每天在手机上的聊天、通话记录会被专人及时删除,图片也不许保留,如果查出“违规保留”,还会有罚款。成员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专人跟着且成员之间不允许私下交流。

此外,受害者和家人、朋友的通话要先向“介绍人”申请,再由头目了解通话对象的基本信息后让受害者“对症下药”去诓骗而在这个过程中,受害者的身份也转变成了加害者,通话者则成了“猎物”,“这种感觉就是像在演戏一样,他们有自己的剧本,所有人都照着这个剧本在表演,而自己也成了剧本上的演员。”

 

传销组织“演戏”剧本

由于受害者和通话对象之间存在着亲友关系,因此也降低了通话对象的警惕性。即便将通话对象带到了预设的圈套内,他们也会从情感上相信自己的亲友。对于那些不理解、提出质疑的亲友,便用亲友不够关心、信任自己等借口施以道德绑架,攻讦双方感情上的软肋。

世未深的学生成“围猎”重点

“我想把女友带走,却感觉无能为力。”小龙不理解这些人为何有这么大的“魔力”,让一个在校期间积极上进的学生变得如此执迷不悟

据另一些受害者从该窝点带出的材料来看,这种“积极向上”且涉世未深的学生反而容易成为传销分子的“猎物”。在整个的“围猎”过程中,传销分子正是看中了学生的上进心,针对其知识体系的单薄,通过对一些政策、书本的断章取义,营造一些似是而非的事例,激发他们对财富的欲望。在江宁区天景山公寓点,像小龙这样的受害者有7、8个,都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这些受害者的特征又呈现了一些共性: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在其成长过程中家庭或多或少遭受过一些不幸;非常有孝心,想尽快做出成绩回报家庭;知识结构单一,对专业之外的知识知之甚少。也正是因为这些年轻人背负着相当的压力和重担,恰恰成了传销组织“关心”他们的要害。

 

受害者的压力成为弱点

此外,记者采访中发现,传销组织“围猎”对象又有了新方向:研究生备考生。这些学生大多在第一次研中后,选择了再次备考。而此时他们身上背负的压力成为传销组织“围猎”的突破口。

这一现象得到了宁区天景山警务网格联动中心谢队长的证实他告诉记者,传销团队正在逐步呈现高学历化的特征,“我们曾经端掉一个窝点,11个成员里有7个是本科学历。”而小龙所在的“体系”里更甚,甚至不乏山东大学、大连理工大学、重庆大学等知名学府的硕士研究生。

 

“二战”备考生成为新目标

受害者身份证被传头目拿去贷款

所有的手段,最终都是为了诓骗钱财,小龙所在的窝点自然也不例外。在通过一些编造的案例激发了受害者的财富欲后,再诓骗受害者想要获得高回报,必须先“投资”——每个人份额是6.98万元,并声称这笔“投资”将用于诸如“建高铁、基建”“连锁经营”等五花八门的建设。

小龙告诉记者,“在没交钱之前,他们许诺只要投了资,每个月都会有分红。但等交了钱后,则告诉你不拉人进来就没有分红。

对于来自农村刚出校门的小龙而言,拿出6.98万元非常困难。那他又是如何在短短半个月内凑齐了这么多钱呢小龙的答案令人感到出乎意料“他们让我们去各种金融机构借钱。以前工作过的去银行申请信用卡,没工作过的就去‘借呗’或者其他网贷平台借钱套现。”

其他受害者也证实窝点头目会拿受害者的手机、身份证,从各个网络平台借贷,以至于一些受害者就算最后逃出窝点,也都身背数万元的债务需要偿还。

 

目睹真相的受害者

“其实这些传销人员有不少被骗的很惨。”南京市栖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西岗分局工作人员吴涛告诉记者,他们在执法中发现,不少受害者已经被骗的身无分文,以至于最后缴纳五十元罚款的处罚都无法承担。

除传销存在诸多整治困境

 “虽然经过多次打击,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确实难以根除他们。”谢队长南派传销难以除的症结在于,洗脑成功后,受害者的所作所为从法律上说都是自愿的,这给维权造成很大困难。而且,传销组织谎骗受害者将ATM机打款票据作为入“凭证”,因此受害者即使退出后报案也缺乏有力证据。

 

小龙所借的部分网贷

此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将南京、南昌等城市列为2019年全国整治聚集式传销重点城市。

在重点整治之前,马群地区一直是栖霞区传销人员的重要聚集地之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林锡祥告诉记者,“我们在对传销组织不断的打击中,把搜集到的传销人员的相关信息录入数据库,完成了对辖区传销窝点分布情况的摸底。之后把小区以楼为单位划分成不同网格,与公安警务网格联动中心协力,重点清除,这使得传销蔓延势头得到遏制。”

“清除窝点不难,难的是如何建立长效防范机制”,栖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马群分局长马波说,传销的跨区域流窜是个棘手问题,城乡接合部处于行政区的边缘地带,是执法力量覆盖的薄弱地区,客观上给他们的生存提供了条件。未来我们将研究跨区域联动执法击,把打击传销和扫黑除恶逐步结合起来,对于其中涉及金融诈骗、地区流窜作案的头目、骨干成员要移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标签:受害者;加害者;传销组织
责编:封颢
下一篇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