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商业频道上线.jpg
江苏仪扬运河故道木桩遗迹无实际保护价值?
2019-10-14 14:01: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张玉峰 王新年  
1
听新闻

  

木桩遗迹发现现场 仪征市文物部门供图

  今年5月份,在“中国运河第一城”扬州,曾在运河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的仪扬运河故道有了考古新发现:在仪征罗泗闸遗址旁发现了明清时期的木桩遗迹。但有文保志愿者向人民网反映,木桩遗迹是当地一个房地产项目施工中发现的,发现时已遭到部分破坏,事后又未留在原址保护。这些木桩遗迹文物价值几何?是否应当原址保护?记者前往仪征市进行了调查。

  现场:木桩遗迹已经处理,原址打地基起高楼

  经记者现场查看,罗泗闸遗址目前仅存一处东西长约80米、南北宽约40米的水塘,遗址北侧即是在建的书香华庭房地产项目。

  对照文保志愿者彭先生此前拍摄的现场图片来看,发现木桩的位置早已没有木桩痕迹,而正在进行建设施工。售楼部人员称,该处将建设一幢高层住宅。江苏亘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施工人员表示,他们发现木桩就停止了施工,后期处理均由文物部门完成。

  仪征市文体旅局文博管理科科长朱翔龙接受采访时表示,施工人员挖出木桩后,5月14日晚,仪征市文化执法人员和考古人员即赶赴现场,对木桩遗迹进行调查并通知建设单位停止施工。

  “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仪征市文化执法队、仪征市博物馆对木桩遗迹进行调查,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对现场进行了临时防护。”仪征博物馆副馆长夏晶说,为了进一步厘清木桩遗迹性质,5月17日,仪征市文体旅局组织力量对暴露的木桩遗迹进行了考古清理。经清理,现场残留两排木桩,残存长度约17米、方向为东北西南向45度,木桩高50-120厘米,直径8-20厘米。

  对于木桩的作用,夏晶认为,因该区域地下水位较高,地下基础不牢,初步推测应是清代时期用于加固地基、保护河道而夯入地下。

  “仪征是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到的大运河复闸的诞生地,但至今没有找到。”住建部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专家、国家文物局专家组专家、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光亚认为,仪征应该对地下的大运河遗产进行全面的发掘、研究,在没有搞清楚地下文物埋藏状况和价值之前,不宜急于开发。

  

发现木桩遗迹处已在建高楼 张玉峰摄

  回应:无实际保护价值,不具备原址保护条件

  “木桩是文物,是见证运河文化的历史印记,是有其价值的。”按照彭先生的说法,一部分木桩被当成废物填埋在了工地东边的区域。

  “我们考古时间为期一周,结束后就收集了木桩进行提样保护和研究,日后也可放在博物馆展出。”夏晶说,部分完整的木桩目前收在仪征市博物馆的仓库内。对此,记者进行了实地求证,确有部分木桩摆放在此。

  而在82岁的扬州水利专家徐炳顺看来,运河沿线留下的水工建筑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化遗存,“木桩的发现是解读这段历史的佐证,应该将木桩原址保护起来”。

  那么,当地文物部门为何不对木桩遗迹进行原址保护呢?夏晶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此前向扬州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提交的汇报材料,材料上显示:“该遗迹不在仪扬运河故道保护范围内,也不在建设控制地带内。经论证,无实际保护价值。”

  对于是否适合原址保护,朱翔龙拿正在考古发掘的拦潮闸进行对比。据他介绍,仪扬运河故道上的罗泗闸、通济闸、响水闸均在1958年仪扬河改道时遭到破坏,目前唯有拦潮闸完整保留了下来。记者来到拦潮闸,现场正在进行抽水清淤作业,河道北侧用于护坡的石堤已经显露在外。“这里原本是填埋垃圾的地方,河道上面还住有人家,最近拆迁后才得以让几十米长的堤岸重现,甚至连台阶也保存完好,像这样的珍贵遗存是必须原址保护的。”朱翔龙说。

  朱光亚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木桩是否具有原址保护的价值,取决于科学研究的深度,这就需要仪征市政府给予一定的重视。他认为,考古工作需要有足够广度和深度后才能下结论,不要等到发现是重大遗址了才给予保护,这会导致一些有价值的历史遗存因商业开发而遭到破坏。

  徐炳顺也认为,“后申遗时代”保护好大运河,地方政府不仅要重视,还需要多部门形成合力,做好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让灿烂的运河文化生生不息。

标签:
责编:封颢
下一篇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